猫荷

极地冷cp!鬼知道我磕的什么鬼。
我爱互关,因为会关注我的人太可爱!是天使啊。因为写的杂,还被喜爱着。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呢。

呜呜,他们好甜。。。还有,为啥沁沁戏份这么少昂昂昂......吃枣气死

  只看过《我英》一集。死柄木抖音上刷到的,觉得他坏得可怜,声音很欲。绿谷是小天使。然后我就想磕他俩的cp。
  ooc,Alpha纯情小天使绿谷×伪装Alpha的omega的傲娇死柄木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~
 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。
  死柄木最近很烦躁,他的手机总是在不停地响。他的死对头兼主角绿谷一直在烦他,有事没事就给他发信息。
  他一点儿也不想理他,绿谷倒像是喋喋不休的蚊子,说些有的没的。
绿谷:在吗?
死柄木:在,有事儿?
绿谷:你在干吗?
死柄木:在想你。
绿谷: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死柄木:想怎么弄死你。
绿谷:emmm……
死柄木:你最好别来烦我了。我已经准备好摧毁计划。 游戏结束了。
绿谷:我们不能做朋友吗?
死柄木:真有趣~竟然想跟我做朋友……
绿谷:不可以吗?
死柄木:我们是敌人。要不打个赌?为游戏的结束来一个华丽落幕。
绿谷:赌什么?
死柄木:赌我,能不能弄死你。
绿谷:嗯!好。那游戏结束后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
死柄木:你不可能活着。
  死柄木关掉手机,愉悦地笑起来。一想到绿谷将要死掉,他就兴奋得全身血液都在沸腾。
  他的计划行动,随着烟雾弥漫,他的眸子里闪着亮光,双手微微颤抖。
  绿谷从废墟中爬起,望着远处的死柄,露出一个很温暖的微笑。死柄木僵硬地勾着嘴角,给了绿谷一个厌恶的眼神,头也不会地走了。
  实践得真知,主角光环不可战胜。死柄木答应跟绿谷见面谈,至于做朋友,想都不要想。  
  死柄木来到咖啡厅,绿谷早已经坐在椅子上乖巧地等死柄。
  “我不知道您喜欢喝什么,所以点了我最喜欢的。”
  绿谷殷勤地替死柄木拉开椅子,笑得一脸阳光。死柄鄙夷地看着,不是很喜欢他这样。明明那么厉害,还要做这种事,真是浪费。
  死柄木坐下来,拿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。
  “游戏结束了,我活下来了。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”
  “朋友?我不喜欢。”
  “那我们就不做朋友,你心里有我就可以啦!”
  “真是,讨厌的话。我没有心呐。”
  “诶?”
  看着绿谷绿谷惊讶的表情,死柄木嗤笑一声。绿谷突然站起来,双手撑着桌子,将脸凑近死柄,说:“那我可以把我的心分一点给你,这样,你就有心了。”   
  白皙的脸突然凑近,绿色的发丝竟然让他看到了鲜活的生机。他一愣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好像沉溺在那双真挚温柔的眼睛里,再也出不来。他感到一阵燥热,视线开始模糊。
  “你的脸好红……”
  死柄木用手挡住眼睛,站起来,一股眩晕感便如潮水般涌来。他迈开腿试图离开这里,身体却失去平衡往旁边倒。
  “你,你好香啊……”
  绿谷连忙去扶死柄木,一股香甜的味道钻进鼻中。他下意识地看向死柄木的脖子,那里正泛着潮 红,显得脆弱而又诱人。
  “你,你是……”
  “闭嘴!快带我离开!”
  死柄木难受极了,暴躁地指挥绿谷带他离开咖啡厅。绿谷慌乱地抱起死柄木,几经思考后,他还是将死柄木带到宾馆。
  死柄木浑身颤抖着,甜腻的香味透过盖在死柄木身上的外套传出来。死柄难 耐地蹭着绿谷,绿谷脸红得不行。他加快速度,走进房间后关上门,轻柔地将死柄放到床上。
  “我……我给你找抑制剂!” 绿谷手忙脚乱地翻找,甚至去找了管理员,然而都没有见到抑制剂的影子。
  “抱歉,我没有找到……”
  死柄木忍着一阵一阵的热 浪,死抿着嘴。他用手臂挡住眼睛,晶莹剔透的泪水滑下来。
  绿谷想走,却又担心死柄木会出事。但待在这间房间里,香甜的味道让他频频咽口水。他没有多余的钱,只能默默地在脑子里数羊。
  “嗯……”
  死柄木突然的呻 吟让绿谷吓了一跳,他攥紧衣角,小心翼翼地往死柄那里瞄。
  他恰好撞进死柄的眸子里,心猛地一跳。死柄木的眼睛里水光潋滟,泛着诡谲的光。
  死柄木闭上眼,手指扯着衣服,身体蜷缩成一团。绿谷慌兮兮地走上前查看,却被死柄木拉上了床。
  “让我抱抱。”
 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绿谷耳边响起,绿谷耳尖立刻红了。他抖着声音道:“我,我是alpha!”
  死柄木晕乎乎的,但这句话还是传进了耳朵。他实在是没有力气推开绿谷,只能作罢。
  “a……alpha?”
  “嗯!”绿谷乖乖回答,他看着没有戴面罩的死柄木,心怦怦跳,“你长得真好看,为什么要戴面罩[断手]啊?”
  “闭嘴!”
  绿谷闭上嘴巴,看着天花板。但身上的温 热和香甜,还是勾得他忍不住偷瞄死柄木。
  “你别看我!”本来这话当是凌厉的,可低哑的嗓子混着忍耐的喘息,倒显得犹如撒娇的奶猫般诱 人。
  绿谷被他压着,闭上眼,不敢动不敢看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,失去思考,一切都似乎像一场瑰丽的梦。
  第二天,死柄木沉着脸瞪着熊猫眼回来,身上弥漫着死亡气息。敌联盟一脸懵逼地看着他,没敢说话。
  绿谷精神恍惚地回到雄英高中,面对着众人的逼问,他只能微笑。他总不可能说他标记了一个omega,这个omega还是敌联盟的首领。他也不能说,自己身上的外套洗了十几遍才只剩这么一点的香味。
  崩坏,一切都崩坏了。
  绿谷特意等了一周时间才给死柄木打电话,给足他时间修养身体。
  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。”
  ——~——~—— ————~
  笑:这告诉我们,网恋有风险,奔现需谨慎。
  死柄木:赌我,能不能弄死你。
  笑:好的,赌你。你没弄死他,把自己陪给他吧。
  绿谷:诶,原来是这个意思吗?
  
  
  
     
                

【懒喜】做你的绿叶,衬托你。

  白切黑扮猪吃老虎懒羊羊×傲娇属性身负使命的喜羊羊

  不要把秘密告诉风,风会把秘密传遍整个森林。

  最近的青青草原一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。羊书店的晨报上是各式的黑色硕大标题。

  【喜羊羊跌下神坛,懒羊羊成功上位!】

  【惊!他竟然才是隐藏的智多星!】

  【夭寿啦!比灰太狼从未抓过一只羊更令羊惊讶的是——懒羊羊才是王者!】

  ……

  “嘿,听说了吗?懒羊羊智商七百八,比喜羊羊六百九的智商还要高一百一!”

  “哈?我才四百二……”

  “不是,你难道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?”

  “没有啊。慢羊羊村长教出来的羊羊们都是高智商,与灰太狼勇敢作斗争,守护羊村!”

  “懒羊羊智商七百八。”

  “嗯,怎么了?懒羊羊智商……嗯?懒羊羊!?”

  “你敢相信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敢。。”

  喜羊羊唰地关上窗子,坐在椅子上生着闷气。 美羊羊担忧地看着他,娇声道:“喜羊羊……”

  “哎呀,别烦我!”喜羊羊撑着脑袋盯着地板,眼神焕散。

  “喜羊羊,你什么态度!”沸羊羊生气地叉腰,上前想要给喜羊羊一顿好看,美羊羊立刻拉住他。

  “沸羊羊别冲动!喜羊羊,你别伤心啊。在我心里,你是整个羊村最聪明的羊!”

  “啊,谢谢你啊,美羊羊……”喜羊羊感动地看着美羊羊,他握住美羊羊的手,“对不起,美羊羊。我刚刚不应该朝你乱发脾气的……”

  “没事,喜羊羊。我和沸羊羊先出去,你静一静吧!”美羊羊拉着忍着气的沸羊羊出去,温柔地关上门。

  喜羊羊在他们出去后,轻叹一声,皱着眉头继续发呆。

  他可是羊村里除了村长外最聪明的羊啊!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,但是某一天竟然被告知,懒羊羊才是深藏不露的智者。这导致他失去了很多粉丝,感觉羊生无望……害得他难堪的罪魁祸首竟然还要约他,他太难了!

  第二天。在喜羊羊与懒羊羊约会[划掉]见面后,一股妖风又在羊村刮起。

  【天!真想竟然是……】

  【痴心守候懒羊羊的浪漫告白】

  【新生代明星——懒羊羊】

  【懒羊羊竟示爱喜羊羊,是羊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?】

  “听说没,懒羊羊跟喜羊羊表白啦!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嗯嗯!昨天睡觉时,有羊跟我说,喜羊羊被懒羊羊压在树上壁咚,我都惊了!”

  “对对对!懒羊羊不仅揉了喜羊羊的头,还撩了他的铃铛!简直我嫁!”

  “诶?铃铛可是很重要的啊……”

  “我们羊村已经有懒喜cp啦!超出喜美cpN多票!”

  “他们的故事太感人了!懒羊羊小时候差点跌下悬崖,是喜羊羊救了他。从此以后,他就隐匿锋芒,衬托喜羊羊的英勇帅气!这是一场来自双高智商的恋爱,羡慕……”

   约会[划掉]见面。

  “什么?都是你在背后威胁灰太狼?”

  喜羊羊震惊地看着懒羊羊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功绩竟然全是掺水的。

  懒羊羊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:“嘿嘿,因为我想保护你嘛……”

  喜羊羊别扭地偏开头,生气道:“哼!谁稀罕你的保护!”

  “可是你以前救过我吖,喜羊羊。”懒羊羊边说便戳 弄着喜羊羊身上的铃铛,弄得喜羊羊浑身一抖,手忙脚乱地挣脱懒羊羊的桎梏。

  “混蛋!” 喜羊羊脸爆红。

  “嗯,我是混蛋。”懒羊羊乖巧地点头,宠溺地看着喜羊羊。

  喜羊羊狼狈地逃离,懒羊羊凝视着他的背影,看着自己的手/爪子,眼睛里是晕不开的深情。他张开嘴,呢喃一句。

  风在树边稍作停留,将这句话塞进口袋,在整片森林里游走。

  已知:喜羊羊的本体是铃铛,风的口袋破了个洞。

  求证:谁对谁动了心,谁是嘴巴最严的狗仔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【幻想现实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动心的!

非现实,想象。时间为他们合作的剧都热播,两人已经在一起。

我磕cp,往甜里磕。做人图开心,想象而已,不犯法不造谣。只是想要满足自己,让磕的cp在一起。

开心!刚写的,你一说我就决定把存了好久的脑洞写出来!可能不符合你的胃口,见谅啊!嘿嘿 @妍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~~——~————

楼主:问你们个问题,有钱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对仙女沁沁动心的?

2L:前排留名

3L:我觉得是《斗破苍穹》

4L:何解?@3L

5L:你想,男人都是那种征服欲超强的生物,沁沁在《斗破苍穹》里撒娇卖萌求举高高,我一个女的看得都心动了,你觉得战哥哥会忍得下去吗?

6L:不对!照你这么说,那吴磊弟弟不是也会心动吗?

7L:哥们,我们聊战沁呢……

8L:啊嘞?其实我觉得沁沁和战战真的贼甜!他们根本没有对手戏,但是在戏外甜得不行啊!沁沁帮了战战好多!好有爱!还有,吴磊弟弟是男主,追他的女主太多啦,虽然沁沁真的很萌,吴磊弟弟也很萌,我也磕过萧炎×小医仙。但是!我还是觉得侵占夫妇戏里戏外都贼甜啊!

9L:个人认为他们应该是在拍摄《狼殿下》时就有关系了。《狼殿下》当时我真的等了好久,一开始是冲着沁姑娘去看的,后来却被战哥的挑眉撩到了……疾冲本来是想要射小郡主的,但最终还是心软了。其实,我觉得这个地方他就已经动心了。一见钟情懂不?战哥的眼神切换真的贼厉害,原本狠厉的眼神微微颤动,疾冲心一软就放下剑了啊!然后就是那种男二的爱而不得。心疼。

10L:双手双脚赞同楼上!战哥哥的疾冲真的特别好!虽然是男二,但是疾冲的隐忍和暗中保护,真的是让女人心动啊!还有,战哥哥与疾冲这个角色很像,阳光帅气,搞怪逗意中人开心,可甜啦!

11L: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该讲不该讲。

12L:讲@11L

13L:有钱哥哥会不会是公费谈恋爱[划掉]公费追爱啊!

14L:哦豁,有点儿意思~

15L:战哥哥就是借角色撩沁姑娘,沁姑娘是个颜控啊啊!哥哥这么好看,沁姑娘心动值↑↑↑

16L:好兴奋啊啊!我要下去跑圈!

17L:我觉得《诛仙》才是公费谈恋爱。

18L:+1

19L:+身份证

20L:《诛仙》没播前,大家都在争谁是女主,我当时就笑了……别说原著里陆雪琪跟张小凡在一起了,就是海报官方也是秀了很大的糖啊!某些人说封面不好看,我他妈笑死。那种画风是很有特色的,给人眼前一亮,特别有记忆点。其实服装造型我觉得还不错,淡雅型高冷,比那些华丽的奇装异服好多啦!头型挺可爱的,好过头上顶着一些不知名的头饰强。说烂片的就是嘴快无脑,想出名。不能否定任何一个人的辛苦,更何况还是很有演技的肖战李沁和唐艺昕。emmm……我好像偏题了。。都怪那群人,气到我啦!官方秀的糖就是站位啊啊!沁沁跟战战都是一起出现的!被划分在同一块区域!还有,一上一下一黑一白,明显的cp啊啊!甜齁了!

21L:楼上好可爱吖!偏题了嘻嘻,好萌!顺便表示,超级支持侵占夫妇!

22L:@20L小姐姐别生气呀!现在他们已经被打脸了!侵占夫妇真是秀到啦!雪天梗和喂水梗,真是萌得不行!

23L:啊啊啊!他们超甜的!哥哥说了,喜欢一个人就会一直在他身边转悠。他跟沁沁合作了好多的作品呀!好棒!

24L:沁姑娘和战哥哥都是超级可爱的人!最可爱的是,在采访里他们竟然互夸对方啦!!

25L:什么采访?求链接!

26L:猫荷访花花~你搜就可以啦!

27L:我用的流量……哪位小天使可以帮忙发下他们说了什么啊?

28L:同求!

29L:@27L@28L内容如下:

战:沁沁她很可爱,是那种温婉动人类型的,她做的菜也特别好吃,感觉比我强了百倍不止。然后……她有的时候又,又特别的性感,我真的都不敢看……[低头偷笑害羞]

猫荷:嘿嘿……

沁:肖战很高啊,但是他是属于那种小奶狗的类型。他经常会去打球啊,穿运动服球衣,很少会穿西装皮鞋。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,会放电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我喜欢内双的原因吧![捂脸害羞笑个不停]

猫荷:真好吃!

30L:谢谢啊啊!爱您!

31L:呜呜,您真是个好人!

32L:有没有人觉得这个有点熟悉?斜眼笑。

33L:@猫 这位大佬翻了好久翻到的,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
34L:OMG!

35L:Σ(っ °Д °;)っ

36L:把对方当理想对象来夸可还行?

37L:也有可能是把理想对象当作对方。滑稽。

38L:吼吼吼,这颗糖好甜吖!我好像磕高了,要飞啦~

39L:把你拉下来@38L

楼主:emmm……我就吃了个饭洗了个碗,你们就聊了这么多。。还有,为什么没人说《庆余年》啊?难道是因为两人没对手戏吗?但是我超喜欢!因为里面的沁沁美炸了!战战也温柔极了!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的感觉!很赞啊!

41L:楼主,你去看看微博。

楼主:咋了?

43L:快去快去!

44L:跪求楼主前去!

45L:一人血书求去!

46L:快快快

楼主:???

48L:战哥哥发微博说要跟你聊聊!他还点赞了你的贴!

楼主:!!!

微博:

陆雪琪的急冲冲:

请这位同学来一下我的办公室,你的一切问题老师将会作答!微笑。

【截图.jpg】【截图2.jpg】……

  

侵占夫妇超可爱啊啊啊,努力抠糖!

发布了长文章:侵占夫妇超可爱啊啊啊,努力抠糖!

点击查看

侵占夫妇,强势掠夺我的小心脏!!每一帧里面的你们都让人心动得不得了!温柔系的小可爱,真是好磕到炸!!

过分了哦

  A是班级里的学霸,超厉害的那种。当然他跟大多数男生一样,理科贼好。

  B就那样吧,是一个被各科死拉硬拽的女生。虽然B总是找A借作业,但是B真的还是很有危机感的!

  在要换座位时,B就叨叨:“啊啊!我要的不多,A给我当同桌就够了!”

  然后,他们还真就分在一起了。B特别开心,因为她以后的作业有着落了。

  “借下作业。”

  “要什么?”

  “物理。”

  然后他就给了,然而每次都要皮,就是不松手。B抓了几次都没有拿到作业本,干脆就转头不理他了。他倒是乖乖地自己放到桌上了。

  有时候,A真的皮得B想打他。

  “借下作业。”

  “叫爸爸。”

  “哥,老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弟弟?妹妹?姐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鄙视的眼神,A不鸟B了。B就疯狂认错,最终A还是把作业借给B了,并且没有得到一句爸爸。 笑cry。

  后来,B发现一个不用抛弃尊严就可以接到作业的办法——五毛钱一样作业!

  要知道,他的作业都想看!并且正确率高达90%,五毛钱一样真的是赚翻了!从此以后,A的作业就一直在B的手上,B再把他的作业传给全班。就是这么骚操作!

  但其实B以为自己赚了,没想到却是亏得不行!她借作业的路程是这样的:一说就借→喊爸爸就借(然并卵)→花五毛钱轻松拿到      

当然,两人还时不时相互说些骚话。

  “你腿好长啊。”

  “你腿也很长啊!你长得好可爱!”

  或者

  “你笑起来好漂亮!”

  “是吗?你瞎了。”

  “你嘴唇好红啊……”

  “哼哼。”

  And

  “你刚刚发出的声音好骚啊,再来一下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互骚二人组,还能说什么呢?反正无时无刻不在骚,习惯就好。

  某次,教室里进来了一只虫子,会飞,特别大,还专门挑B那边飞。

  B特别怕虫子,下意识就离开座位,旁边的女生也离开座位,跑到她这里去了。然后,那虫子耀武扬威地飞抵了些,B吓得花容失色往后躲,结果跟那个女生相撞。

  双脚交缠,B被绊得跪倒在地上,双手恰好扶在A的膝盖上。她还抱住他的腿,可怜兮兮地盯着飞舞的虫子。后来,虫子被解决掉了。她才松口气回到座位上。

  怎么说呢,A是个超级傲娇的人。怼你也在安慰你,就是容易惹他生气。一生气就冷战几天,是那种看着你但就是不跟你说话的那种。

  🙄

  最最过分的是,他还老爱当众怼B,弄得B下不来台,只能怼回去。怼不回去就生气,生气就不理他,然后再次冷战。😒

  冷战几天后又莫名其妙和好,和好后再次因为某些事继续冷战。

  emmm……干脆就叫冷战二人组吧。当然火热起来,他们真的是闪瞎一众人的眼。

  

  

【all晓】生日快乐

  五组cp,涉及性转。 @断断断

        bl。 鬼崎×入出晓

  鬼崎快要生日了,入出晓偷偷地给他做了个蛋糕。

  蛋糕材料阳美子提供,制作过程阳美子教的,浪费了无数时间和精力,报废了无数个各种奇形怪状的蛋糕,他终于做出了最完美的蛋糕。

  二月三日这一天晚上,所有人都回房了,入出晓偷偷地溜进鬼崎的房间,将蛋糕偷偷放到他的桌上,然后打算悄咪咪地离开。

  然而,一把油纸伞横在他脖子边上,他下意识地举起双手。

  “入出君?”

  鬼崎发现是他,立刻将伞放下,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蛋糕。

  “生日快乐,鬼崎君!”

  “你,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?”

  入出晓红着脸,挠了挠头:“这个嘛,我在驼老师那里看到的啦!”

  “谢谢!”

  “不用谢,我先走了!”

  “等等,坐下来,一起吃。”

  “诶?”

  “蛋糕太大了,吃不完。”

  入出晓这才发现,他因为只想着做出蛋糕,完全没有考虑尺寸啊! 最终,他还是坐下来一起吃了。

  “别去找羊驼君。”

  “诶?可是……”

  “入出君答应我,可以吗?”

  眼里闪着期待的鬼崎君,太犯规了!

  “好的!”

  第二天。

  “鬼崎君,早啊。”

  路过的忍雾向鬼崎君打招呼。

  “嗯,早啊。”

  “忍雾同学早啊!”

  ???

  入出君怎么从忍雾君的房间里出来?而且,他们身上什么东西好香……

  gl。 忍雾×入出晓

  “忍雾要生日了,我一定要给她世界上最完美的蛋糕!阳美子酱,拜托你帮忙啦!教教我吧!”

  面对入出晓的乞求,阳美子最终还是同意了。

  “卡哇伊!”

  入出晓将自己制作的小猫咪蛋糕放进盒子中,包装起来。 然后在外面系上蕾丝缎带,打上蝴蝶结,放上一张卡片。

  卡片上写着:给入出晓最亲爱的忍雾宝宝~♡

  夜晚,忍雾回到房间,摘下面罩,发现了桌上的小盒子。

  她拿起小纸片一看,立刻就笑了。她的宝贝,真是会给她准备惊喜呢。

  她放下头发,将外套脱掉,露出里面的性 感紧身吊带裙,脚踩高跟鞋,手捧蛋糕,敲响了入出晓的房门。

  “嘭嘭嘭!”

  “谁啊?”

  “我。”

  入出晓开心地连鞋都没穿,直接从沙发上跳下来去给忍雾开门。

  忍雾看着扒拉着门露出半个脑袋的入出晓,被狠狠地萌到了。然而当他看到入出晓脚上什么都没穿时,立刻冷脸。

  入出晓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脚,顿时有些懊恼。 忍雾进屋将蛋糕放下后,立刻将入出晓推倒在沙发上,打来一盆水,让她泡脚。

  入出晓享受着温水,看着自己的小女友,开心得不行。多贤惠啊……

  忍雾将她脚上的水珠擦干净,然后倒掉水坐下来。她让入出晓坐在自己腿上,拿起纸片,说:“你把这个念一遍。”

  入出晓脸爆红,低声道;“给入出晓,最亲爱的忍雾宝宝……”

  “声音太轻了,宝贝。”

  “给,给入出晓最亲爱的忍雾宝宝!”

  入出晓忍住羞耻,拔高声音再来了一遍。

  “宝贝真乖!”

  忍雾在她耳朵里吹了口气,看她轻颤的样子,低低笑起来。

  入出晓拆开盒子,说:“吃,吃蛋糕!”

  忍雾将入出晓搂得更紧,头靠在她的脖子上道:“宝贝喂我。”

  好,好羞耻……

  入出晓颤颤巍巍地将一小块蛋糕喂进忍雾嘴里,忍雾却故意使坏往她腰间摸了一把。

  “啊!”

  入出晓一声惊呼,手中的蛋糕便落下来,掉在桌上。

  “宝贝专心点,要是再掉了的话,那我就没有东西吃了。没有东西吃,我就会饿。我要是饿了,那就只能……”

  “够了,够了!”

  入出晓打断她的话,又喂了她一块小蛋糕。看着她害羞的样子,忍雾诡计得逞,勾起嘴角。

  gb。槙之×入出晓

  “槙之,我亲手做的蛋糕,希望你能喜欢!”

  入出晓将手中的蛋糕递给逢河,弯腰不敢抬头看她。

  “谢谢晓君。”

  逢河接过他的蛋糕,温柔地道谢。入出晓直起腰,恰好撞入她漂亮深邃的眸子里。

  “槙之,我好喜欢你……”

  看着呆呆的入出晓,逢河笑起来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。他头上的呆毛在蹂 躏之下仍旧坚强地挺 立着,可爱极了。

  真是,跟主人一样呢……

  逢河将入出晓搂入怀中,紧紧抱着他:“我也很喜欢晓君。”

  她将入出晓带进自己的房间,换了身超短裙出来。入出晓正坐在沙发上出神,为自己进入逢河的房间而感到紧张。

  “晓君。”

  逢河这一声将入出晓的婚拉回来。入出晓看着她的新装束,下意识地扭头不看。

  “晓君,看着我。”

  “不,不可以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晓君。我喜欢你,愿意给你看。”

  温柔的逢河槙之,让入出晓无力抵抗。在逢河面前,他反而显得更为被动。明明他才是男生啊……

  “晓君,一起吃。”

  逢河端起小盘子吃蛋糕,入出晓也安静下来,垂头认真吃起来。逢河胃口小,吃完又极其容易犯困。

  “晓君,好困,一起睡。”

  “诶?不是!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逢河扑倒在床上。极轻极轻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,他轻叹一声,认命了。

  入出晓迷迷糊糊地睡过去,逢河睁开眼,看着他的睡颜,勾唇轻笑,搂着他也陷入沉睡。

  bg。杏也×入出晓

  “猜猜我是谁?”

  入出晓顽皮地从后方偷袭驱堂,捂住他的眼睛。

  “不要闹了,笨晓!”

  驱堂扒开她的手,回头看着她。入出晓瘪了瘪嘴,道:“想让你开心,才这样做的。”

  驱堂心里一动,揉了揉少女的脑袋,亲了亲她的额头:“知道了!不过不要再用这样的招式啊!”

  “好,好的!”

  看着鹌鹑般胆小的入出晓,驱堂最终还是消气了,拉着她的手腕进入房间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要生气的,是因为真的很危险!我万一认错了控制不住自己,打你了怎么办?”

  “不会的!杏也君从来不会认错入出。”

  驱堂的气是彻底消了,像是瘪了的气球,落在地上无力挣扎。入出晓直勾勾地看着他,眼里装满了认真。 他偏头,被这份认真弄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真是,败给你了……

  “杏也君,生日快乐!”

  入出晓这么一说,他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  “一起吃蛋糕吧!”

  “放青椒了吗?”

  这是他脑子里第一跳出来的信息。

  “没有!知道杏也君最讨厌青椒,所以我没放。”

  “这个蛋糕,是你做的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混蛋!谁让你做了!万一不小心伤到自己了怎么办!”

  入出晓被他突然的大吼弄懵了,然后是一堆责骂劈头盖脸地甩过来。

  “你个笨蛋!拿的稳刀吗?不知道应该要远离厨房吗?”

  “我不需要你做蛋糕!你最好把自己送给我!”

  “阳美子竟然答应教你,果然是可恶啊!”

  ……

  入出晓打断他:“杏也君,我没事。而且,拿刀的活阳美子都承包了。”

  驱堂冷静下来,在入出晓的各种保证和科普中才坐下来和他一起吃蛋糕。

  “哼,就这一次,下次不可以!”

  “嗯嗯!”

  入出晓乖巧点头,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小男友。虽然偶尔幼稚又怒娇,但是真的萌得不行啊!

  装bg的bl。驼×入出晓

  入出晓害羞地扯着裙子,颤巍巍地站在桌旁。

  “入出大人很适合漂亮裙子呢。”

  驼很满意地看着入出晓的样子,手指轻敲桌面。清脆的声音让入出晓浑身不自在,更加紧 闭双腿。

  “驼老师,可以了吗?”

  “等一下,让我拍照留个纪念。”

  “诶?”

  在闪光灯下,入出晓被要求各种姿势和表情。

  “入出大人,笑一笑。不对,再魅 惑一点。”

  “入出大人,腿 分开一点,手往前,很棒,就是这样!”

  “伊奈叶大人的衣服你穿起来恰好很合身呢。”

  ……

  入出晓乖巧地接受了驼的各种恶趣味,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  

  “好了吗?”

  驼点点头,入出晓才从沙发上下来:“我,我去换衣服。”

  驼看着他跑向更衣室,心里暗道:果然穿了裙子,也会变得像女孩子一样吗?真可爱。

  驼在外面等了很久,入出晓依旧没有出来。

  “驼老师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进来一下……”

  驼推开门进去了,入出晓背对着他,背上的拉链拉了一半,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。

  “卡住了,您帮我拉一下……”

  驼走上前,将裙子整理了一下 ,轻轻一拉便到了底。 入出晓双手护 胸,害羞道:“请您出去一下!”

  驼俯下身,在他耳边道:“再不出来,我就不客气了,入出大人。”

  驼笑着走出去,留下入出晓一个人耳尖泛红。

  今夜,将是不眠之夜。

  


你还记得我吗?

  那时候,他二年级,她五年级。

  他们是双胞胎,因为混血的原因,长得可爱,能唱会跳,拥有众多粉丝。

  她是被班级里的某个粉丝带下去的,每次都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互动,从来不参与。

  某天,她跟另一个姑娘路过他们那一层楼时,小可爱突然蹦出来,抱住她。

  “姐姐,你好漂亮啊!”

  就是这么一句,让她心里像是被亲 吻了的湖水,软得不成样子。

  漂亮的小男孩,才只到她的肚子。这一抬头,便露出天使般可爱的小脸蛋。他的眼睛像是琥珀般明亮,里面有她。

  “谢谢!”

  “姐姐,你低下头。”

  她低下头了,一句陌生的话飘进她的耳朵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不告诉你!”

  小男孩傲娇地笑起来,她也笑了。恍惚间,她看见另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,看着他们。她冲他打了个招呼,小男孩却是没理她,进去了。

  “别理他。”

  “好吧。我要走了,下次再来找你!”

  “嗯!姐姐再见!”

  她回头,小男孩仍旧看着她,笑得可爱,眼睛里似乎装了星星。

  后来,她问了那个总是带她下来的姑娘。

  “我不记得跟他们有一起玩过啊,他为什么会认识我?”

  “他们跟我说,你太高冷了!总是站在一旁,他们想跟你玩但是找不到机会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吗?”

  那已经是过去了,现在的她是他们的忠实粉丝!

  某天,她又被带过去了。他们被要求亲一下脸,他们拒绝了。

  “要不你试试?”

  “我?算了吧。”

  “他们可喜欢你了,去嘛去嘛~”

  是在拗不过,她最终还是去了。

  “可以,让我亲一下吗?”

  ”好啊!”

  出乎意料的,小男孩同意了!他自己凑过脸,用手指点了点脸颊。她脸一红,亲了。

  “哥哥也过来!”

  他把自己的哥哥拉过来,送给她亲。哥哥是个酷哥,很少说话。此时的他,脸已经红透了。

  她没敢亲,怕他不喜欢。弟弟将她拉到一旁,说:“姐姐,你亲吧!哥哥他最喜欢你了,你亲一下他会很开心的!”

  最终,她还是亲了。不过不是脸颊,是额头。带着一种虔诚和紧张,亲下去了。

  后来,她毕业了,再也没有跟他们见面了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依旧记着他们,总是回忆那个眼睛里装着星星的男孩。他们没有联系方式,所以这份思念只是树上的繁花,谢了又开,开了又谢,年复一年,很是伤心。

  直到某一天,她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。外语,上面有❤也有🌹,还有😊。

  她去百度上翻译了,是一封信,字里行间都是思念。原来,不只是自己在思念,他们也记着她啊。

  真好啊……

  只不过,当年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她还没问呢。

  

  

  


【all晓】谁也得不到

   非原著向,性转,名字没有换。如果反对,我就把tag去掉。 @断断断

     “别,别过来!啊!!”

  少女跪坐在地上,看着扑过来的巨鼠,吓得不停尖叫。

  唰——刷刷!

  巨鼠被剖 膛开肚,从半空中坠落下来,掉在地上,流了一滩血。

  “抱歉,入出大人。您没事吧?”

  她抬起头,看着黑发女人向她伸出手。在昏暗的烛光下, 这个人来救她了。

  眼里闪着泪花,心跳声渐渐地外露,在安静的地宫中回响。她颤巍巍地伸出手,搭在女人手上。女人使力将她拉起,顺势搂入怀中。

  “入出大人,不适合这里呢。请跟着我,我带你去见他们。”

  女人拿出一块小白布,认真地擦拭着她脸上的脏灰。少女红着脸 没有动,盯着女人的脚,羞愧到无地自容。

  “入出大人不用害羞,您适合漂漂亮亮地出场,那种丑陋的东西,就算没有我,也会有人帮您处理掉。”

  女人温柔地将少女的碎发理到耳后,俯身在她额头上烙下轻轻一吻。

  “驼,驼老师!我们该去找路路森前辈了!”

  少女慌乱地偏头,声音颤抖。 驼轻笑,抓住她的手腕,道:“好。”

  她们在地宫的长廊里穿梭,躲避四周的巨鼠毒蛇。那一刻,入出晓感觉自己不是在逃亡,而是漫游在花田里,和她的驼老师玩闹着。

  “唔,哇啊!”

  入出晓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驼立刻将她拉起来,然后搂住她的腰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裙子,被勾住了……”

  驼看了看她的裙子,低声说:“抱歉了,入出大人。”

  “诶,你,你干吗!哇——”

  驼将她的裙子下摆撕掉,露出白皙漂亮的腿。入出晓羞耻地低下头,两腿紧闭,双手盖住腿,有些不习惯这种凉飕飕的感觉。

  诱 人的入出大人……

  一个念头在她的脑中闪现,她没有给入出晓任何的反驳机会,直接将她打横抱起。

  由于裙子被撕掉的缘故,入出晓只能缩在驼的怀抱里,但仍旧有一股凉风让她感到不适。驼也发现怀里的人不自在,于是轻轻将她放下,脱了外套披在入出晓腿上,然后再抱起来。

  “驼老师……”

  入出晓脸红地搂住驼的脖子,小声地唤着驼的名字。

  “不要说话,安心地睡吧,入出大人。”

  emmmm……大家都在努力,我却在偷懒,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。

  “驼老师,我……”

  “入出大人还要保存体力呢,不然就帮不上您的队友了。”

  驼的声音不再温柔,有一股强迫的意味。入出晓于是乖乖闭嘴,歪头看着深幽的走廊。 她仔细想了想,驼说的没错,她只有保存体力才能不给队友拖后腿。

  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,再加上昏暗的光线,入出晓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。

  驼轻笑,按下机关,进入一间小房间里。路路森正坐在床上等着入出晓,他以为进来的只会是他的心上人,没想到还来了个讨厌家伙。

  虽然都是女孩子,但晓这样的温柔细心的女孩子才是最可爱的。像驼这样一肚子坏水,让人看不透的女孩子,他真的是一点也喜欢不起来。那种被尖刀抵住脖子的感觉,他厌恶至极。

  “把她给我,羊驼。”

  “嘘。”

  驼将入出晓轻轻放在床上,然后摸了摸她的脸。

  “她睡着了。”

  驼拿起手中的武士刀,走至门口,对着路路森说:“出来吧,不要打扰入出大人。”

  路路森扯了扯领带, 随手拿过墙上挂着的刀,跟着驼走出去。

  密室门关闭,两人的较量开始。路路森开口:“不要碰我的阿晓啊,羊驼。”

  他的声音清冷,像是如刀刃般锋利的竹叶。落在驼的耳中,让她拿刀的手微微颤抖。

  “入出大人,不是你的。”

  “呵。她现在不是,但明天就不一样了。我是绝对不会让阿晓跟别人在一起的!”他手中的刀划过地板,发出刺耳的声音,“你不行,那个脖子挂着头盔的不良少女也不行!”

  “你说谁是不良少女?”

  驱堂嚼着泡泡糖,不爽地撩了撩头发,眸子里是漂亮的红色。她单手叉腰,双腿分 开,将手中的铁管狠狠在地板上一敲。

  “哈哈哈哈!驱堂同学,你是怎么找过来的?”

  “多亏了你发给阿晓的信息,路路森。”

  鬼崎从长廊暗处走出来,手里拿着刀鞘和油纸伞。她披着长发,头上戴着妖异的面具。火辣的身材,因今天的一袭黑色旗袍而完美展现,让在场的女人都有些嫉妒。

  “偷窥别人的隐私,是很下流的做法!”

  鬼崎双手环抱,腰一扭,隐隐露出些许花 白大 腿。 她看着路路森,红唇轻启:“想要刁难女性的路路森,也不是什么绅士啊。”

  “你们真是讨厌呢!我该把阿晓带走的,离你们越远越好!”

  路路森偷偷按开手中的按钮,一股迷烟便蔓延开来。他趁机返回密室,抱起床上躺着的入出晓从另一个地道离开。

  在房间隐匿了许久的忍雾紧随其后,她一边隐藏身影和脚步,一边飞快地将长发扎起来,便于行动。还好今天她穿的是平底鞋和长裤,所以避免了一些不利因素。

  “他带走了阿晓!”

  等烟雾散开,驱堂便飞快地冲进密室,密室里的入出晓果然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不用担心,忍雾跟着。”

  驼突然出声,让两人都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忍雾擅长潜行,所以跟了许久,路路森都没有发现异样。路路森不喜欢自己的所有物沾上别人的味道,所以在密室里就将驼的衣服扔掉,将自己的外套盖在入出晓身上。

  他给入出晓注 射了一剂昏睡剂,以免她醒来。

  忍雾突然被一只手拉进暗处,还没反应过来便对上一双漂亮诡谲的眼睛。逢河接住她缓缓倒下的身躯,将她轻轻放倒在地上。因为害怕她会着凉,逢河用自己的外衣垫在她背后。然后,她捡起忍雾的小刀,踢掉自己的高跟鞋,朝路路森走过去。

  路路森抱着入出晓,对身后拿着小刀的艳丽女子一无所觉。

  “槙之……”

  逢河一愣,烛火闪着微弱的光,燃烧了她眸子里的枯草。薄纱裙过膝,裙边上的亮片熠熠生辉。这个平时冷着脸什么情绪也不外露的女人,在烛光下一脸惊愕,反而有种动人心魄的美艳。

  白发少年停住脚步,没有动。他抿着唇,紧紧抱着入出晓,极力克制住颤抖。

  那双眼睛微眯着,似乎蒙了一层雾气,跟这无尽的长廊一样,好远好远……

  


让时间停止,在这一秒。

   一。

  这是高中和小学的结队活动,她们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。

  A扬起小脸,看着对面的漂亮姐姐,眼里充满了疑惑。

  “快去,找到自己的姐姐。”

  A听话地往前走,脑子里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  小小的A捧着一束花朝她走过来,细胳臂细腿儿,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。那束花很大,挡住了A半个身子,让她看起来更显娇小。

   A停下来,仰头望着这个漂亮小姐姐,然后单膝下跪将花递上。

  B有些懵,愣愣地接过花。A站起来,甜甜地吵着她的小姐姐笑 这一笑,似乎时间停止;这一笑,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;这一笑,似乎风也停留……

  那个时候的B,从来没有想过,这个小豆丁将来会千里迢迢跨越星辰大海来找她。她也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嫁给她。

  小孩子的记忆,也能是很长久的。久到,能够记一辈子……

  二。

  C有些慌兮兮,她不喜欢军训,因为她怕自己会晕倒。

  她没有什么大病,只是身体有些瘦弱。哪怕只是在地上蹲两三分钟,起来便是天旋地转,眼前一片黑。然而没有医生给出的证明单,她是没有办法请假的。

  啪—— 啪 啪!

  什么声音?

  众人好奇地瞥过去,都惊了。一个特别英气的小姐姐穿着紧身皮衣,戴着不着调的cos军帽,踩着高筒靴,手持皮 鞭踏光而来。

  emmmm……

  这个出场方式,换来的是一众人的惊叹。C则是懵逼得不行,天知道她的女朋友怎么就成了自己的教官。

  C和D是青梅青梅的关系,俩人从小玩到大。然而六年前,D突然就说要去参军。C觉得很吃苦,D可能会坚持不下去,于是就劝她。 D确实毅然地打包行李留了封信,走了。

  今天,却又见面了。

  “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教官。我呢,不好说话,你们最好乖一点。”

  “教官……”

  “有事喊报告,懂?”

  D玩弄着手中的皮 鞭,没有看提问的人。

  “报告!”

  “说!”

  “教官,我们这里是正经学校……”

  “呵~”

  D单手扣上cos军帽,将其摘下,邪笑着走向说话的人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不正经咯?”

  笑眯眯的样子,却像是暗藏的尖刀,蠢蠢欲动的阴谋诡计。

  “我呀,就是不正经。可是就算那样去,你也得憋着。毕竟,现在我是你的教官啊。”

  她一边说话一边将帽子扣在C的头上。C吓了一跳,立刻条件反射地站得笔直。

  “全体都有,向左转!场地十圈,跑完自己休息。”

  C刚向左转,做好了准备跑步的姿势。结果,被某人突然的一个公主抱弄得手足无措。

  ??!!!

  什么鬼操作,这教官这么六的吗?一众人维持着向前跑的姿势,脑袋却是拼命往后转,看着他们的教官抱着他们的同学走了。走了……

  该说什么呢?该说教官果然是年龄小什么都敢做符合当下少年们的心理活动,还是该说他们的同学不要脸勾引教官呢?

  好纠结……

  但是!这么帅气中二的教官和这么可爱软萌的同学,似乎很好嗑呀!

  算了,不举报了。想看戏,嘿嘿……

  “喂,你快放我下来!”

  “不要!我们六年没见了,我要抱着你,好好看看!”

  “你不累吗?”

  “不累啊,这六年可不是白过的!”

  C看着傲娇的D,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。 她的小女友,真好看啊……

  C头上的帽子戴得不稳,又因为被D抱着我,眼看就要从头上滑落。D眼疾手快扶住帽子,将它重新戴到自己头上,然后摸了摸C的头。

  “我好想你啊,你有没有想我?”

  “有,有……”

  C脸红地躲过她的视线,这个举动把D萌坏了。D低头,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她的鼻子,顽皮得跟个孩子一样。

  六年前,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:成为骑士,保护她的公主。

  六年后,她做到了。穿着曾经让她羡慕的皮衣军装(cos),把玩着她暗戳戳肖想许久的皮 鞭,抱起了她的公主。

  她是个中二病,只对自己公主中二的病患。